關于我們聯系我們

當前位置: 主頁 > 公司注冊 > 出口貿易 > 出口貿易

一出口就便宜十幾倍,外賤內貴的中國制造是如

時間:2019-05-30 16:43來源:上海譽勝注冊公司 作者:管理員
十年前,一位老華僑驚奇地發現美國沃爾瑪里中國產的登山鞋只有2.99美元,而且買第二雙的時候給半價的優待,算下來,一雙鞋只要10元人民幣。而在中國市場,這樣的鞋最少都要賣3
十年前,一位老華僑驚奇地發現美國沃爾瑪里中國產的登山鞋只有2.99美元,而且買第二雙的時候給半價的優待,算下來,一雙鞋只要10元人民幣。而在中國市場,這樣的鞋最少都要賣300元,好一點的上千元,他在詫異之余詢問了身邊的朋友,在得知原因之后,他感嘆:“一方面,中國成為世界出口大國,但另一方面,中國又成為國內商品昂貴的國家。”十年后,這樣的情況是否有所改善?還是越來越嚴重呢?

一雙登山鞋,美國賣10元,中國300元







很多年前,很多美國中產階級是不去沃爾瑪商店購物的,他們主要是去希爾斯或麥西商店購物。對于九十九美分的廉價商店也只開在貧民社區。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沃爾瑪商店產品的價格不但沒有提高,反而越來越便宜,產品的質量也越來越好。前往的人也越來越多。到了2006年,美國的九十九美分商店竟然在全美最高社區比華利山莊開了一家新店,而且在開業的前本年就創造了一個新店盈利記錄。在比華利山莊的商店門前,停著大量的豪華汽車,你年收入過千萬美元的電影明星們抱著寵物高興地購買著九十九美分的商品。



自從2002年,我就開始光顧九十九美分商店和沃爾瑪商店。原因很簡單,那里的商品實在是太便宜了。以前,到美國商店購買一個電源延長線大約需要七美元。但到了九十九美分商店,同樣的商品只要九十九美分。面對這樣廉價的商品,我為什么不買呢?







我喜歡做些運動,也喜歡爬山。大約是在2004年,我買了幾雙登山鞋,其中最便宜的是耐克牌的一雙登山鞋。當時的價格是89.95美元。就在前幾天,我去沃爾瑪進行圣誕采購中發現,沃爾瑪正在賣一個大陸生產的登山鞋,令人吃驚的是價格只有2.99美元。而且買第二雙的時候給半價的優待。換句話說就是,買兩雙大陸產的登山鞋只要3.49美元。


這簡直是太令人震驚了。大陸產的登山鞋運抵美國后的價格也不會高于一點五美元。如果扣除運費和關稅,大陸工廠出口的價格大約只有一點三美元左右。這雙大陸產的登山鞋折合目前的人民幣與美元的匯率,大約不到十元人民幣。




我對此感到非常的奇怪,也非常的震驚。我打電話給北京的一位經濟官員,我問他:“ 在大陸你能化十元人民幣買到一雙登山鞋嗎?”這位官員對我說:“都什么時代了,在大陸哪還有十元人民幣的一雙鞋?你還要買登山鞋,三百塊人民幣買的還是爛牌子,好一點的都要一千多塊。”我說:“我在美國就買到了,不騙你”這位官員不相信我的話:“別當我沒去過美國,美國要是有這么便宜的鞋,你就全包了,運到大陸再賣也賺錢。”可是,我真的沒有騙這位中國官員,我是實實在在地在沃爾瑪商店買到了這樣的商品。不久,我將這個事情對我的朋友們講了,老美們都跑去沃爾瑪去買中國產的登山鞋,有位朋友一下買了十幾雙,全家老少每人兩雙。





周五,我與一位在大陸投資的朋友談這件事情,這位臺灣商人對我說:“這很正常,現在的情況就是同樣的商品在美國銷售的價格低于中國。”我很驚奇,問他:“ 為什么?”這位朋友說:“大陸勞工便宜,成本低,沒有美國的這個那個保險,也沒有工會,價格怎么能不低呢?中國人出口都是競爭,不是抬高價格,而是相互壓價出口”我說:“這些我都知道,但我問的問題是,為什么同樣的商品在大陸出售的價格高于美國的價格?”這位朋友說:“你還研究大陸經濟呢,這你還不懂?大陸到處是欺詐,貿易商之間拖欠貨款比比皆是,生產商只有提高出廠價格才能保障自己的利潤,再說大陸的市場看著很大,但實際上很小,百姓買些哪里去分登山鞋和跑步鞋?能買登山鞋的只有高消費的有錢有閑的人。但出口就不同了,只要你和外商簽訂了合約,基本上你就不用擔心,美國進口商給你信用狀,你可以去銀行抵押貸款,生產之后你發貨,錢就到手了,沒有麻煩,錢少賺點,但風險也小。”對于這位朋友的解釋,我相信有其道理,但我想這不是全部的理由。




在一個產品的生產銷售過程中,生產是其中的一個環節,流通環節也很重要,結果我就查找一些大陸的商業流通資料。結果我發現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大陸的媒體報道,目前大陸的鐵路貨運是超負荷的,要想申請一個車皮的指標,根據各地的情況不同,在運費之外的額外費用竟然搞到五千到五萬人民幣之間。而大陸的高速公路收費之嚴重,高速公路警察罰款之濫權更是將運輸成本提高的更多。





根據大陸的報道,廣州到北京的飛機票大約在一千二百人民幣之間。特價機票大約在700人民幣左右。但諸位可能不知道,如果你開車從廣州出發到北京,僅僅是高速公路的過路費就已經高達一千四百人民幣。而且這還是你一路上沒有遇到任何官方檢查,如果你遇到了官方檢查,無論何種理由,你都可能再花費三千人民幣以上。





而根據一份大陸媒體報道,一位常年從廣州送貨到北京的司機講,每次往返,大約有七千人民幣的額外費用,這個費用不是汽油費,也不是汽車修理費,而是無緣由的罰款和敲詐。可是,各位是否知道,從大陸到美國的海運費用,盡管今年來已經上漲很多,但一個四十英尺的貨柜運費也不過是三千多美元。折合人民幣也不過是二萬多人民幣。從這個價格上看,如果從大陸運貨到美國的運費竟然比從大陸廣州運貨到北京海還便宜。我從來不否認中國近年來的經濟進步,但經濟進步并不能表明萬事大吉。相反,短暫的經濟進步可能會帶來更多的問題,特別是未來的挑戰。





中國目前就走在了十字路口,而且是在懸崖邊上的十字路口。一方面,中國成為世界出口大國,但另一方面,中國有成為國內商品昂貴的國家。相反美國卻因為中國出口商品成為了世界上最好的購物中心,全球都要來美國采購商品。難道這不是個顛倒了的世界嗎?中國由于地區割據及地方保護主義,商品流通成本已經嚴重地阻礙了商品經濟的發展。同時,對百姓及工會的漠視,結果就形成了勞工階層成為弱勢團體,勞工薪資無法增長,國內內需無法擴展,而土地的公有制又造成了礦產資源被利益集團無償侵占,資源成本無法正常體現,中國企業整體上沒有完善的司法保護和公平的司法審判制度,結果是企業產品寧可低價出口,也不愿意冒風險國內銷售。就這樣講大量的資源和人力貢獻給了西方發達國家。就出現了令人吃驚的低價產品。



曾經有人問我:“美國是否有陰謀,是否想陰謀吃掉中國?”我這樣回答他們:“任何國家都有自己的秘密。不僅國家有,企業也有,團體也有,個人也有。否則就沒有了隱私權。商人每天都在謀劃,講好聽的是商業計劃,但這個計劃是對內的,對外是不會公布的,否則就沒有了商業機密這個概念。從某種角度上說,商人無時無刻不是在從事著商業計劃,當你覺得這個商業計劃不是公開的時候,模擬當然可以說他是陰謀。所以商人們的一生都是生活在陰謀之中。國家也是如此。但你不能把任何自己國家的錯誤都歸類于其他國家的陰謀,難道其他國家有自己的發展戰略,你就沒有嗎?你不成功,要在自己身上找問題。”



美國人強迫你把一雙登山鞋賣2.99美元了嗎?這些商品是你自己愿意賣給美國的,而且還是很高興地賣給了美國。因為你知道一旦你賣給了國內企業,可能會因為貨款拖欠連本錢的都收不回來,賣給了美國,你還賺到了錢。政府也有了稅收。作為商人可以這樣考慮,因為他是個體,他不是人民選舉出來管理國家的人或機構。但作為一個政府,面對這樣的問題就應該負起責任。政府就應該考慮這里面出了什么問題,對中國未來會有什么影響。



我曾問一位投資中國的商:“你投資中國,中國給你帶來了金錢,你給中國帶來了什么?”這位商人聽了一怔,但很快就說:“中國不需要我給帶來什么,中國政府這么有錢,我繳稅就好了,再說,我給他們帶來了GDP,這對當地政府來說就已經足夠了。”



我又問:“難道你沒有想到污染問題,和大陸資源流失的問題?”這位商人反駁我說:“我采用的設備是在當地最好的,我雖然也給大陸帶去了污染,但你并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們外商去,當地企業家給大陸帶去的是更多的污染,他們與當地官員熟悉,一頓飯之后,連最基本的環保設備都免去了。不信你大陸看看,環保搞得最好的企業都是外商獨資,其次才是合資企業,當地的企業幾乎都沒內有環保設施。至于資源浪費,那是中國政府自己管理的問題,我們不去,別人照樣浪費,當資源便宜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誰會投資更好的設備,我們只是商人,靠得是競爭才能生存。公益的事業需要政府去做,憑什么要我們商人去承擔責任?”

本來,商人和政府是有區別的,商人可以只考慮自己賺錢的事情,但如果政府也這樣思考,那么這個社會就危險了。

美國是個精英之國的典型,但在美國,這些精英因為是民選的,所以,他們不得不為那些愚蠢的百姓去著想。所以在美國,所有的一切都需要評估,都需要百姓的同意。精英們不得不從美國的長期利益去考慮他們的決策。

有人曾問我:“現在的中國是否陷入了美國人設的陷阱?”我回答說:“本來世界各國就是在競爭,你進入了別人的陷阱怪誰?難道別人故意給你設了陷阱,你自己愚蠢地進去了,你還不承認自己的愚蠢,要怪別人沒有能看出你本身愚蠢,在你進入陷阱之前拉你一把?但問題是,你們是競爭者,別人拉了你一把,但你會把搶到的肉給美國嗎?”

競爭就是這樣,這個世界從開始就是在競爭中發展起來的。



十年后,我們究竟改變了多少?



十年前,相信很多人都會像這樣老華僑一樣,驚詫于“中國制造”在國外比國內還便宜。十年后,我們不再驚詫了,我們習慣了看著自己的同胞自買機票去當“中國制造”的海外搬運工。去年幾乎每個去日本的中國游客都不忘買一個“馬桶蓋”,而這些馬桶蓋,都是土生土長的““Made In China”。全都是浙江杭州一家企業生產的,只不過在國內沒有賣,全部運到日本銷售。







多年前經常聽到這樣的事情:某某好容易輪到有機會去美國開國際會議,用多年積蓄的那點美金買了幾件貌似最新潮的電器產品。回到家里仔細一看,全是 “Made in China”!無論是媒體上刊登還是朋友間私下說起這種事,總是略帶一點對當事人“沒見過世面”的善意解嘲,更多地則為了表達某種曲折隱晦的民族自豪感。

我有一個朋友,因為工作關系,每年都要往返美國、日本與國內4、5次,算是大世面見過很多了。不過,直到現在,他每次回國都還是一如既往地大包小包……最近我好奇地問他:外國真有那么多我們這里沒有的東西,用得著你一趟趟地買回來嗎?豈料他的回答更讓我吃驚:我在美國和日本買的基本上全都是廉價的日用品,你瞧!像這條浴巾,質地手感那么好,在美國的沃爾瑪,標價折合成人民幣只有40多塊錢。趕上那天正好打折,我只花了4美元就買下來了。我仔細比較過,中國商場里品質還沒這么好的,起碼要賣70多。還有,這整整一打牙膏,1.99美元。這個牌子的牙膏,我們這里光一支就要賣到8、9塊人民幣……

不用說,這些不遠萬里買回中國的日用品,幾乎沒有一件不是“Made in China”。我這個見多識廣的朋友對法國香水和瑞士名表沒多少興趣,他其實是在利用每一次去發達國家出差的機會,掏中國生產的優質的便宜貨。他的經驗告訴他:這些“中國制造”在中國本土很難買到——不是品質比較差就是價格高昂得多。加博士微信CEOS985看更多真相



理性分析中國制造“外賤內貴”的多重原因





不管是十年前老華僑的感嘆,還是現在我們的親身經歷,都證明了中國制造“外賤內貴”的事實現象,著名學者時寒冰也曾經就這個現象做過深入調查和分析,他給出了5點原因,比起我們的主觀感受,或許更加客觀理性,下面引用時先生的這段文字,供大家參考:



1、經濟模式只顧生產不顧消費



美國《洛杉磯時報》網站報道,中國制造的產品在中國往往比西方貴。從北京的蘋果旗艦店買來的筆記本電腦與在美國銷售的機型沒有什么不同,唯一的不同之處就是價格,比美國的售價貴了460美元。貼著中國制造標簽的一雙耐克運動鞋在美國售價是165美元,在中國的耐克店里賣190美元。由中國工人組裝的索尼平板電視在美國的百思買門店大約賣800美元,但在中國的知名電器連鎖店,你得加上30%的價錢才能買到。



在中國這個世界工廠,這真可謂一樁怪事。中國以替西方消費者生產廉價產品而聞名,但對本國人民卻不總是如此。盡管伴隨著中國的繁榮,中國的消費開支一進在增長,但中國的經濟模式基本上只為生產考慮,而不為國內消費考慮。



2、關聯交易導致特殊“價格差”





喬新生在《上海商報》刊文說,中國制造的商品在國外比在國內賣得便宜,主要是由于以下幾方面原因:首先,關聯交易導致中國商品出現特殊的“價格差”。眾所周知,中國的外貿出口企業是一個非常特殊的群體,30%的外貿出口企業屬于來料加工企業,40%的外貿出口企業集中在沿海地區。這些企業實行的是“兩頭對外”的貿易政策——— 絕大部分原材料來自于境外;絕大部分產品出口到境外。這種特殊的外貿格局決定了許多外貿出口企業生產的產品根本無法進入國內市場。當然,外貿出口企業并非不想在境外市場賺取高額利潤,但為了規避中國的關稅,這些外貿出口企業在簽訂出口合同的時候,拼命壓低了價格,如果這些企業生產的產品在中國境內銷售,外貿出口企業的關聯公司無法從中獲得足夠關聯交易利潤,所以他們不得不提高產品的價格。這就是外貿企業出口商品價格比在中國境內價格便宜的根本原因。



3、中國市場交易成本巨大





其次,中國市場是一個條塊分割的市場,企業產品進入國內市場需要付出巨大的交易成本。舉例來說,一個企業的產品進入國內超市,不僅需要繳納入門費,而且要繳納各種擔保金。現在,我國大城市的超市絕大多數屬于中外合資企業或者外商投資企業,他們通過設置貿易門檻,限制一些企業產品在本地銷售。企業要想進入他們的銷售渠道,必須繳納銷售收入15%到20%的費用,這對于那些剛剛起步的生產企業來說,是一個根本無法承受的負擔。


不僅如此,一些地方政府為了支持本地企業,也人為地設置一些貿易門檻,禁止外地企業產品進入本地銷售。不少企業為了拓展產品銷售渠道,不得不在銷售方式和交易費用上做文章,通過直接或者間接的方式支付折扣、傭金,確保企業能夠在國內形成銷售網點。近幾年,我國加強了對零售市場的監管,禁止一些大型零售企業收取入門費。于是,一些綜合性的大型零售企業采取出租柜臺或者生產企業自帶營銷員的方式,向生產企業轉嫁銷售負擔。在這樣的貿易格局下,部分生產企業不得不放棄國內市場,轉而尋求外貿出口渠道。企業產品在國外銷售雖然增加了運輸成本,卻可以大幅度減少交易成本,所以,這些企業生產的產品在國外銷售的價格反而比在國內便宜。

4、國內貿易的金融成本較高


第三,金融環境也是導致中國制造國外價格比國內便宜的重要原因。貿易大體上可以分為貨物運送和資金結算兩個環節。由于中國國內缺乏良好的信用環境,不能按期結算或者賴賬的現象較多,在中國境內從事貿易面臨巨大的信用風險。銀行為了降低自己的風險,往往在資金結算方面打自己的小算盤,這就導致許多本來應該支付的貨款由于金融企業的原因而被截留。



從事國際貿易雖然也存在巨大的信用風險,但是由于各國普遍遵守貿易協定和商業慣例,金融風險反而比國內貿易有所降低。從產業鏈條來看,由于外貿企業大多扮演加工者的角色,在出口貿易領域幾乎不存在信用風險。換句話說,出口訂單來自于國外,加工的原材料來自于國外,結算的資金主要用于購買原材料,金融環節的交易費用相對較小。許多出口貿易實際上是一些海外家族集團企業之間的交易,所以根本沒有結算風險的問題。由于出口貿易的金融風險相對較小,而國內貿易的金融成本相對較高,在客觀上導致外貿出口產品在國外銷售的價格比在國內便宜。



5、特有稅收體系和壟斷抬高了價格



第四,中國特有的稅收體系也是一個原因。我國不僅頒布了“三資企業”法,而且針對“三資企業”制定了名目繁多的稅收優惠措施。許多“三資企業”從事外貿出口經營,他們一方面享受中國境內的各項優惠待遇,另一方面通過關聯交易逃避國家的稅收。而內地企業既無法享受“三資企業”的各項優惠待遇,同時也不能通過關聯交易規避國家稅收,內地企業生產的產品在中國境內銷售的價格自然要比“三資企業”在中國境外銷售的價格高許多。這是一種不公平競爭,是一種特殊的貿易歧視。此外,由于中國國內存在國有企業壟斷經營的現象,部分產品或者服務的國內價格遠遠高于境外價格

分享到:
注冊公司代理|注冊上海公司|注冊外資公司|注冊海外公司|注冊公司流程|公司注銷|公司變更|代理財務記賬|http://www.51companyfinancing.com|SiteMap|
Copyright © 2010-2018 代理注冊公司 版權所有 滬ICP備10015024號-2
Power by DedeCms
广东好彩1开奖直播